不转发就退出作协:用“官威”搞不好“官微”

不转发就退出作协:用“官威”搞不好“官微”
▲网传微信截图 南康作协主席恐怕没想到,内部文章没多少人转发,可协会的群聊却意外“出圈”,引来刷屏之势。 “作协将出台相关规则,对那些长时间不共享‘南康文学’与不参与协会活动的人,不论你是谁,将铲除出部队。”“只需你是协会会员,就有责任共享文章到朋友圈”“作为主席,这是我对你们提的要求,你们看着办”…… 近来,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作协主席赖某某在会员群内,“要求”协会会员转发文章一事,引发了言论争议。面临质疑,赖某某一边向媒体确认了网传截图的真实性,一边着重他在群里的讲话仅仅召唤而并未要挟,初衷是为了进步协会的凝聚力,推进南康区作协的开展。 “这都不是要挟,那是什么”“欺压谁没学过语文”……关于该回应网友们并不配合,身为区作协主席,日日与文字打交道,把上面这些话解说成“召唤”不免有狡赖之嫌。赖主席的话音刚落,被他点名未共享文章的南康区作协副主席周某某已提出退会。 移动互联年代,微信是被大众广泛选用的交际软件。虽然是虚拟空间的往来,但总体上也是根据熟人交际。朋友圈也仅仅个人的私家空间,而不是能随意征用的“公家地盘”,要不要转发、转发什么内容,应出于自愿。 道理不难讲,可到了实际中却又是别的一回事。南康作协这一“内部事情”之所以引发重视和评论,也在于类似问题其实很遍及。3年前,邢台某医院关于职工朋友圈转发内容的规则,就引起了激烈质疑。职工不只要重视医院的5个大众号,加满5000名微信老友,并且要求每天转发公号内容并发布至少2条原创朋友圈,未按规则完成任务就要扣薪酬。 而比起“老板”要求职工转发文章,作协主席和会员之间,并不存在严厉的上下级联系。以转发文章作为规范,来决议会员资历,太偏颇。特别是作协中文人雅士聚集,如此“开门见山”地强制,也不免有失文雅。 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。”现在一些头部公号占有了朋友圈的绝大部分“流量”,粉丝规划较小的公号的确需求内部人活跃转发,但根本上仍在于推送文章自身的质量。被人认可的好文章,我们天然乐于转发,转发之后也会引发连锁效应;相反,文章不过关,连内部人都不好意思共享,即使强制转发,也无益于协会影响力的提高,有时反倒起副作用。 就此而言,“赖主席”要扩展南康作协影响力能够了解,但靠强制转发好像有些发错力了。而在群里“耍官威”,也流露出一种唯我独尊的官本位认识。或许这种“官僚化”的倾向才是该协会缺少“凝聚力”,文章缺少“影响力”的重要因素。在此还望“赖主席”多些自省,这类带着钳制意味的“召唤”仍是少点为宜。 □胡欣红(教师) 修改 孟然 校正 何燕